秦炎眉头一皱。

居然还有这事儿?

自己在灵界原本只是一无名小卒,居然因为将那不开眼的柳长老打了一顿,而名声大噪?

这还真的是出人意料,完是做梦也想不到。

“那又如何?就算这样,出名的也是我,你在这里愁眉苦脸的做什么?同你有什么关系么,难道是羡慕?”

“羡慕?”

梁啸天忍不住苦笑起来:“大哥,你就别开玩笑了。”

“对您,我只有佩服,羡慕嫉妒能做什么?那不是不长眼睛不知好歹么?”

“小弟我虽然愚笨,但这样的蠢事儿又怎么会去做?”

“我刚才已经说了,您将柳师伯打得满地找牙,所以声名鹊起,可更前面的那场比武,我们俩不是商量好演戏,然后我赢了你?”

“然后没多久,这件事情也传开了。”

“然后那些家伙也不动脑想想,就做了一个简单的比较,觉得大哥你将柳长老打得满地找牙,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非常的令人震惊与佩服,可不久前,我又赢了大哥。”

光滑牛奶肌美女曳地白裙精致麻花辫立体侧脸图片

“所以……”

“所以他们就觉得你比我还要更加厉害与了不起?”

“不错,就是这样的。”

梁啸天愁眉苦脸的说。

“怎么,这事儿有什么不好吗?”

秦炎脸上露出好奇的神色。

“名动天下,难道你不喜欢?”

秦炎斜瞀着他。

要知道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性格。

自己喜欢低调没错,但眼前这梁啸天显然是非常喜欢装逼的,能够名动天下,岂不是应该正中他的下怀么?

既然这样,还愁眉苦脸的干什么?

这与自己对眼前这小子的了解不符。

可看对方的表情,又不像是装出来的。

“大哥你有所不知。”

梁啸天都要哭了:“我虽然喜欢装逼,但凡事都有个度,而这一次对我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远超预计。”

“我刚才也说了,有很多大能前辈都知道了你,而且还将你当成了别人家的孩子。”

“这原本没有什么不妥,可在他们知道,你比武输给我之后,就以为我更励志,更了得,然后他们口中别人家的孩子就变成了我……”

“那又如何?”

秦炎还是有些不解,听得是云里雾里的。

“大哥你怎么就不明白呢?关键就在于这事儿是很得罪人的。”

“你想啊,比如说,如果你是某个前辈大能的门人弟子,或者晚辈子侄,结果你家长辈经常在你耳边念。”

“你看看你,修行一点都不刻苦,如今实力还这么弱,你看看人家梁晓天,既懂得努力,人还帅气,对他师傅也孝顺,然后再看看你自己……”

“如果一次两次也就罢了,可长辈如果每天都在耳边这么念,大哥你说会有什么后果?”

“当然是很生气了。”

“岂止是生气,简直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家里的长辈他们是不敢得罪的,然后我就成了出气筒,现在这些家伙,都很想扁我。”

梁啸天郁闷的说。

“你分析得还挺不错。”

秦炎听到这里,忍不住笑起来了。

倒不是幸灾乐祸,而是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来着。

只能说天意弄人,活该梁啸天倒霉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蝴蝶效应?

“这些人中,该不会有人心中不忿,所以跑过来找你麻烦了?”

秦炎有点好笑的询问道。

“谁说不是呢?”

梁啸天一副即将吐血的表情:“大哥,你猜对了,确实有人这么做,而且还不是一个两个,他们,他们居然直接组团来了。”

“组团?”

秦炎听到这个词,差点笑喷。

于是拍了拍梁啸天的肩膀:“兄弟,看来你这次是惹了众怒,居然有这么多人千里迢迢的跑来扁你了。”

“大哥,你不要笑话我,我现在已经烦恼得连觉都睡不着。”

“有这么严重么?”

秦炎脸上流露出不解的神色。

“他们找你比武,难道你就不能够拒绝?要知道,这里可是古剑门总舵,你如果不愿意,他们难道还能逼着你比武?”

“我原本也是这样想的。”

梁啸天摇摇头,可师尊他老人家发话了:“这次比武,我不能拒绝,而且还只能赢不能输。”

又来?

秦炎都无语了。

忍不住看了一眼梁啸天。

“梁道友,不是我挑拨,只是你与你那师傅不是有仇?要不然好端端的,他为什么总是要坑你呢?”

“我也是这么觉得。”

听秦炎这么一说,梁啸天简直是深有感触。

随后表情却有些疑惑,沉吟着说:“不过平时,师尊他老人家待我又不错,好像也没故意针对我。”

“好吧!”

对方既然那么说,秦炎也是看不懂。

“那你师尊怎么说呢?”

“师尊说,这一次,他们虽然是无事生非,故意来找你的麻烦,不过我如果能够大获胜,对于接下来灵界即将发生的一件大事,却能产生很大的影响,所以这一战非赢不可,绝不能有任何闪失来着。”

“哦?”

秦炎听到这里,不由得更加的感兴趣。

“什么大事?”

“我也不晓得。”

梁啸天将手一摊:“师傅他没有讲,说除非我赢了才可以告诉我。”

“嗯。”

秦炎点了点头:“梁道友。”

“大哥,你想说什么?”

“我怀疑你师傅他是在忽悠你,把你当傻子。”

梁啸天的脸当场就黑了。

心中只感觉一阵的无奈与蛋疼。

虽然他也是这么觉得,但你用得着说得这么直接么?

真当我不要面子的啊!

当然,他也只是在心中吐槽,嘴上却不敢说什么。

毕竟他现在是有求于秦炎。

何况就算无所求,那也不敢得罪对方。

“大哥说笑了。”

“我没说笑,讲的是实话,其实也不能怪你师傅,因为你长得确实有点像傻子。”

梁啸天:“……”

咱能好好说话,不要这么趁人之危的欺负人好吗?

我哪里长得像傻子了?明明就挺帅的。

虽然心中有些怒,但也不敢生气,毕竟有求于秦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