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颜坐在一边看着,她不知来说的话对不对。

“啊。”秦笑笑越不想让脑子里出现他们两人,这两人越出现。

秦笑笑起身收拾东西回家。

欢颜随后跟着离开。

秦笑笑和欢颜在学校曾经没少欺负她们看不顺眼的女生,欺负的没一百也有八十了。这八十人中,好巧的就有一位姓金的同学。

孽缘让她们再次相遇。

金同学的堂姐是金治熙,杨悦是金治熙的“男朋友”,那就是她姐夫,而她姐说,麦穗被杨悦赶出家门和一个开酒吧的叔叔生活。

金同学想起曾经她被欺负的经历当时因为杨悦当秦笑笑的靠山导致她不敢反抗只能忍着。

这次,她可要好好的将仇报回来。

“秦笑笑!”金同学叫住正在火头上的少女。

她不知少女的火气,皮笑肉不笑的骄傲走上前。

金同学的肌肤偏黑,身上还爱穿棕黄色的衣服,她在秦笑笑的眼中就是个大公鸡。

秋日里阳光下的恬静少女很美好

她说话的声音竟然是鸡公嗓,怪不得和鸡这么像。

因为她声音太有辨识度,秦笑笑一下子就想起之前为什么揍她了。背后欺负比她家庭条件差的同学,上手拍打女生的头扇人家的脸,还口出狂言:“我打理所应当,爸得求我家办事,想让爸得到合同,就给受着。”

这么特殊的声音让秦笑笑记住了她是谁。

所以放学的时候,她当着众人的面把她堵在教室,一巴掌甩在她脸上,“我扇,给我接着,们家族在我家杨悦面前就是条哈巴狗,连脚都舔不到跟前。”

当时,她不敢怒更不敢言,捂着脸站在她曾经欺负人专用的角落不敢抬头。

全班看了笑话,金同学的名气一下子远播。

然而谁也不敢找秦笑笑事儿,谁也不敢惹秦笑笑。

这一次,金同学对身边的同学示意:“打开手机录像功能,我一定要好好的收拾收拾秦笑笑,把视频发在学生群里,让她颜面扫地。”

“真巧啊,同一个大学竟然快毕业了才遇到。”金同学阴阳怪气的打招呼,“听说离开杨总了?那现在住哪儿啊?要不要去我家凑合两天,反正我家狗窝很多。”

羞辱人,欢颜一下子就怒了。她甩掉背包,准备上去干架。

秦笑笑是谁?她是秦笑笑啊。越生气越冷静,越冷静就越聪明!

她伸手拦下欢颜,对着金同学说:“住宅住人,狗窝住狗。姓金的,我一直觉得是只大公鸡住的是鸡窝,没想到属性还是狗啊,哈哈。”

“……哈哈,的嘴还是这么会说。可是那又如何?还是被杨悦赶走了,离开了与墅没地方去了跟着小叔叔去酒吧生活?啧啧啧,秦笑笑啊秦笑笑可真可怜。我告诉吧,曾经引以为傲的杨总,现在是我姐夫。金治熙应该听说过,她是我堂姐。说我告诉我姐夫欺负我,他会如何收拾?”

“噗。”秦笑笑笑出声了声,接着她嘲笑道:“喂,果然姓金的都不是啥好人,有本事叫杨悦来呗。说他是姐夫,有姐夫电话么?没有吧。那给姐打电话让她带着姐夫来。对了,知道么,姐和一样,她来了我照扇不误!”

被秦笑笑三两句话刺激到,金同学口不择言:“秦笑笑有什么底气在横,本来就是在杨家寄养的人,还把自己当杨家人,享受杨家的待遇,拿着我姐夫的名号作威作福。现在还猖狂,跟着不干正事私生活糜烂的乞丐叔叔去要饭吃去吧。哦,对了可以不用要饭,毕竟是女生,想来钱很快。”

欢颜忍不下去了,她要上手了。秦笑笑再次拦住她,“因为人家说实话就打,这什么驴脾气。”

秦笑笑的态度软了,金同学以为她怕自己了。刚才的怒不见,而是猖狂道:“张狂了那么多年,都是笑话。秦笑笑,我可以让我姐随时把叔的店给封了,当然,为我擦鞋我也可以给五万元的辛苦费。就算在夜店卖的话,也卖不到五万块吧。识相点,给我擦鞋。”

“脱了。”秦笑笑抬下巴示意她的脚。

金同学震惊:秦笑笑现在这么好欺负?她的巅峰时刻啊,她若是把秦笑笑给欺负了,她就是学校的风云人物。

反倒是欢颜突然安静了,好友多年,她可知道某人不是省油的灯。

金同学立马脱了。

“捡起来。”秦笑笑命令。

金同学指着她好笑道:“是给我擦鞋。”

“我腰前段时间受伤了无法弯腰,姐应该也告诉了。”

秦笑笑双手叉腰站在原地,那意思最简单:不捡起来我不给擦鞋。

她也很聪明,心中清楚,姓金的想羞辱她就不会放过这次机会,所以她等呗。而且,她心情不好,需要找个撞枪口上的人撒气。

谁让她倒霉碰上自己,还偏偏是金治熙的堂妹。

那就不好意思了,秦笑笑不是啥好人。

不管是曾经还是现在的秦笑笑她都会上手。

五分钟后,金同学果然弯腰捡起鞋子递给秦笑笑,“擦。”

高跟鞋在她手中,她手拿着那个跟,又看了金同学的脸。

她嘴角勾起邪恶的笑容:“这辈子能让我秦笑笑擦鞋的人都不在世上了。”

说完,她拿着鞋跟,用鞋拔子狠狠的甩在了金同学的脸上。

一下不过瘾,她左右各来一下。在她的脸上甩出清脆响声才罢休。

秦笑笑扔了她的鞋子,拍拍手上的灰尘,呼出一口气她心情爽多了。“木心说过,有些人的脸,丑的像一桩冤案。顶着这张‘冤案’花五万块去整容吧,别再出来吓人了。”

欢颜有心情的吹起了口哨,“穗儿,牛逼啊。宝刀不老,走,今儿我请客,大搓一顿。”

两人都离开了,身后才传来金同学的惨叫:“啊,秦笑笑我不会放过。”

前边走路的秦笑笑无语的耸肩,“通常说这句话的人都不是啥好人,而且下场都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