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张宝默伤势严重,脸色苍白如纸,却依旧没能逃脱被挟持的命运,被匕首抵住了脖子,命悬一线。

刚才遭受狄耀的狠辣一击,几乎让他丢掉半条命,以往对义兄的崇拜完变成了仇恨。

眼瞅着狄耀中了蛊毒,张宝默咬牙切齿的道:“好……真是太好了,这就是害人不成反害己,你这个王八蛋中了毒,也离死不远了……”

狄耀脸色发青极为难看,内心告诫自己千万不要动气,否则毒素发作的更快,一旦入侵五脏六腑,恐怕大罗金仙在世也救不了他。

目前情况下,他只有耐心等待着,期盼父亲能够击败张廷山,逼迫着神仙教主交出解药,也许能够保住他的性命。

再看那一对老家伙,疯狂激战之下,已经不同程度受伤,身上挂了彩,鲜血淋漓。

尤其亲生儿子危在旦夕,更让他们不敢有丝毫懈怠,内心对曾经的好友充满着仇恨,想法几乎相同,就是尽快杀掉对方,然后再做打算。

林阳乐的坐山观虎斗,心中暗骂,两个老畜生死有余辜,人脑袋打成狗脑袋才好呢!

当然,他依旧与蓝映真互相疗伤,所服用的白玉神灯果也开始发挥作用,能够感受到伤势好转,体内真气逐渐恢复,也就看到了希望。

“轰!”

又是一声巨响传出,凶兽尸体随之剧烈震荡,只见张廷山和狄青天同时向后退去,口中吐血,脸色变得蜡黄,身躯剧烈摇晃着,显然伤得不轻。

狄青天忙不迭的道:“贤弟,咱们还是别打了,否则继续自相残杀,只会便宜了别人,亲者痛仇者快何苦呢?”张廷山也是老谋深算之辈,如何不晓得这个道理,恨恨的道:“你们父子的所作所为实在太让人寒心了,也罢,看在昔日的情义上,我不跟你一般计较,咱们不用继续打了

纯净姑娘浪漫海边任风吹扬

。”

狄青天面露惭愧之色,自责道:“贤弟所言极是,愚兄被猪油蒙了心,没有顾及你的感受,非常后悔,我不是人,请你原谅我吧。”

张廷山叹道:“算了,别提那些不愉快的,我们兄弟还是和好吧。”

狄青天喜出望外的道:“多谢贤弟宽宏大量,我感激不尽。”

尽管两人看似尽弃前嫌,实际上心怀鬼胎,已经开启勾心斗角模式,尔虞吾诈,准备尽快恢复体力,再找机会杀了对方,和好根本不可能的。

昔日情分已经荡然无存,内心所剩下的只有仇恨!

张廷山看了儿子一眼,内心未免有些悔意,假如不是他令其招惹林阳那个煞星,直接大胆出手击毙仇人,也就不会这样了。

发觉父亲的目光,张宝默颤声道:“爸爸……怎么办,我感觉自己要死了,疼的难以忍受?”张廷山只能硬着心肠道:“你只能挺住了,放心吧,咱们修炼之人没那么容易死的。”然后,不再理会儿子的苦苦追求,盘膝坐下暗自运功疗伤,争取在最短时间内恢复内

力。

狄青天带有杀气的眼神落在蓝映真身上,恶狠狠的道:“蓝教主,犬子并未得罪你,然而,你却暗算他,这笔账又该怎么算?”面对老家伙的威胁,蓝映真却根本不吃这一套,冷冷的道:“你们知道林阳是谁吗?他是我男人,谁敢对他不利,本教主决不轻饶,只要你们别再图谋不轨,等出了极地之

海,我自然会把解药交给令郎,保他的性命。”

听了她的话,瓦莱丽不干了,天蓝色的眸子闪过一抹怒色,气道:“你说什么呢,林阳是我的男人好不好,我们在船上还接吻了呢?”蓝映真原本只是为了证明林阳的重要而已,所以顺嘴这么一说,没想到,让个洋妞不开心了,性格古怪的她非但没有解释,反而回应道:“那算什么,我们俩早就睡过了,

有过夫妻之实。”

这招真够狠的,一下子噎的瓦莱丽差点背过气去。

“啊……”她不由得尖叫出声,怒道:“那我不管,反正他抱过摸过亲过我了,就得对我负责,否则绝对不行。”女人的脾气真是难以控制,强敌就在近前,随时都有性命之忧,她们俩却吵得不可开交,林阳简直无语了,心里想着,你们也真是的,就算胡闹也得分场合吧,待会命都

没了,还争男人呢!

即便狄耀和张宝默陷入到危险当中,也是嫉恨不已,觉得林阳简直不是人,竟然独占东西方两大极品美女,分明就是畜生啊!

成功激起洋妞的心头怒火,蓝映真心中暗笑,便说道:“咱们别争了,免得让外人笑话,那他是我们俩的男人,总行了吧?”

瓦莱丽哼道:“这还差不多,我可说好了,咱们俩身份地位相同,没有尊卑之分,就像电影里的两宫皇后,你是东宫娘娘,我是西宫娘娘,都是一样备受宠爱。”

蓝映真哑然失笑,觉得这洋妞有点意思,她笑眯眯的道:“没问题,我同意了!”

二女竟然肆无忌惮的调笑,狄青天心头恼怒,脸黑的好像锅底似的,有点拿不定主意,他想不顾一切杀了林阳等人,可是儿子又中毒了,若是得不到解药,必死无疑。

若是儿子丧命于此,就算他独自占有无价之宝又如何,也没有意义啊!

无奈之下,狄青天也在等待时机,心里暗自想着,林阳伤的那么重,至少十天半月才能恢复,不足为据,还是先灭了张廷山再说吧。

众人各怀心思,凶兽尸体上一阵沉寂,没有了声音。

对于最缺时间的林阳来说,如同处在鬼门关之际看到了一线生机,心中暗喜,竭尽力的修复受损经络,体内真气开始越聚越多,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攻击力。

蓝映真也是如此,能够感受到骨折的手臂逐渐好转,内心很是惊奇,林阳给她喂的堪比灵丹妙药,实在太棒了!不知不觉间,两个多时辰过去了,狄青天眼角的余光偷瞄过去,发现张廷山还在闭目养神,他杀心顿起,倏然挥掌,寒气凝结成冰晶,如同利刃般击向对方,歹毒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