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布条飞至苏玖眼前的瞬间,她才终于看清布条上面那黑色的纹路。

纹路极细,普通人倘如不仔细看,几乎很难察觉其存在,就更不用说在这样的快的速度下还能看清这种问题。

好在如今的苏玖也不算那么普通。

她一边用灵巧的身形应付这道道飞来的布条,一边从自己的记忆中细细思索。

别说这纹路,她还真的见过,只不过是上辈子进入某个秘境的时候,无意间遇到过。

这是聚阴吸魂纹,一种专门将他人的魂魄转化为自己力量的纹路。

苏玖不由得便想到了那些原本被封于棺木之中,属于隐世弟子的魂魄。

看如今这只僵尸的情况,倒也不难让人猜出,原本棺木中的那些魂魄,恐怕已经融进了布条上的纹路之中,这才使得它有了现在的实力。

让她感到惊异的是,僵尸居然可以操控这布条……

难道说也是这没有神智的僵尸在尸变后,才获得的一种本能?比如说将自己棺木中的魂魄收入到身上的布条之中……

苏玖觉得这样解释未免有些太过于牵强,不过现在看来,似乎也没有什么更好的解释。

记住网址

阳光下气质美女一袭白裙仙气十足漫步森林写真图片

在这具僵尸的操控布条的时候,布条还会自动延续开叉,倘若她的修为再低一些,战斗经验再少一些,说不定真的有可能会被它攻其不备。

不过很可惜,这两样弱点苏玖皆不具备。

苏玖身形的灵活度可以说同阶之人少有人能及,她像一只白色蝴蝶一般,穿梭于这些白色的布条之中。

即便这些白色布条狡诈如斯,也没能碰到苏玖分毫。

苏玖身段十分柔韧,从外人的角度看,每次都觉得那白色布条定能碰到她的时候,她都能将身体扭成不可思议的弧度显现避开,或弯曲或闪躲或纵身或下滑。

就像在表演一场视觉上的盛宴,让人感觉不到这暗中潜藏的杀机,只会觉得美不胜收。

但实即上,苏玖在做所有动作的时候,都是有着自己的目的性的。

几乎每隔三息时间,便必定会搅断一节白色布条,搅断的长度不多,但胜在频率高。

对于僵尸来说,四个人中最难对付的恐怕就是苏玖。

白色布条采用的柔类攻击,所为以柔克刚,但当攻击对手,比它更为柔的时候,这个柔便失去了它原有的效用。

一段时间后,苏玖发现布条攻击它的速度明显变慢了。

如果说之前它还想要她的性命,那么现在大概只是用来拖住她的一种手段。

苏玖又不是个傻的,空余之际,甚至还有时间观看一下其他小伙伴的战况。

这一看,险些吐出一口老血。

也不知道云环翎到底是做了什么,她这边刚轻松一点,那边就险些荣登极乐。

她距离云环翎毕竟有着一段的距离,用剑去营救并不现实,于是她一抬手,一排冰刺瞬息而至,云环翎也得以了解救。

云环翎的危机一过,她又看向了其他的几个小伙伴。

苏玖发现,顾凝云虽说实力要比云朝和风祁差上一些,但在应对这些布条的时候,却是意外的比他们二人更有办法。

那一道道的音律伴随着箜篌琴弦的颤动,化成一道道金色的屏障,将白色的布条通通拦截在外。

即便布条角度刁钻,有箜篌应对不及之时,顾凝云的面上也依然一片淡然。

而那原本已经突破顾凝云防御的布条,也终是没能如它所愿,穿透顾凝云,反而都纷纷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弧度绕开了她。

苏玖定睛一看,这才注意到顾凝云的周围竟有一道风系屏障。

风系屏障十分的柔和,甚至不仔细去探查都无法察觉它的存在。

在苏玖看来,顾凝云就是一个完全克制这些布条的存在。

与之相比,云朝和风祁便凄惨多了。

风祁还好一些,只有手臂被划出了两道口子。

最倒霉的还是云朝,他的剑快准狠,以力道和速度为准,然而在面对柔韧性极强的布条的时候,他的这份力便会成了没有支点的花架子。

力施展不出来,他便发挥不出自己最大的优势。

再加上布条狡诈,云朝又属于绝对刚正不阿的正派剑修。

经那布条几次偷袭,便是心里再多的准备,也总有应对不及的时候,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剑修,对于他们而言剑是最好的攻势也是最好的防御,所以他的身上除了一件法衣,再没有携带任何的防御类法宝。

于是他的身上少不了被那布条穿出来的几个血窟窿。

至少苏玖看到他的时候,他便已经受了不轻的伤了。

或许剑修就是这样成长起来的,身上的衣衫明明早已被染红了一片,面上却依然没有一丝多余的表情,就好像他根本没有痛觉一般。

他眼里有的只有手中的剑,只有对面的敌人,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苏玖将目光重新落在那僵尸的身上,若说这阴邪之物最怕的是什么,大概还要属雷系和火系之物。

不过很可惜,他们这群人中既没有雷灵根也没有火灵跟,如果一定要靠这两属性来剿灭这只僵尸,那便只能用同属性的法宝或者……净灵池水。

只不过净灵池水正处于化灵之际,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强行使用对它会不会造成影响。

苏玖想了想到底还是没动用净灵池水,反而对小珠道“你帮我个忙。”

小珠一直挂在苏玖的身上,当然知道苏玖想做什么,只是这次它是真的无法帮她。

“我九星净世珠虽说对恶人有着绝对的惩戒作用,但那也是有前提的。

这些潜藏于布条中的魂魄虽然变成了恶灵,但他们毕竟手上还未沾染过鲜血。

所以即便是我,也没办法动他们。”

苏玖沉默了一瞬,也没再为难小珠。

只寄希望于霜寒紫极剑。

“紫极?”

一道虚影自剑中飘出,于苏玖身边站定。

长长的马尾随风摆动,冷肃的面容一尘不染。

“主人。”

“你觉得只凭借我们一人一灵能斩杀这僵尸么?”

紫极那幽而深的双眸有了一丝轻微的波动“主人,我们可以。”

苏玖抬头看了一眼云朝的方向,发现那布条竟又要偷袭,她目光微凛,一排冰刺直接破空而去,将原本要偷袭云朝的那段布条搅了个粉碎。

不远处的云朝看了苏玖一眼,便重新投入到了战斗之中。

“紫极,同调!”

紫极一怔,脑子宛如宕机了一般有那么一瞬的空白。

等反应过来后,瞳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微微扩张,他不可思议的问道“是我想的那个意思么?”

苏玖唇角轻勾“你是我的本命法宝,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