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颜,要不我去求求杨悦吧。”

秦笑笑没想到这件事情能上升到让欢颜做交换的地步。

她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不惜想去求杨悦,或许他会答应,也或许不会。毕竟金治熙是人家的女朋友,自己这什么也不是。

作为好友,欢颜却不同意。“麦穗,你帮助的够多了。这件事超出你的能力范围,你做不到,别白费功夫。”

欢颜抿了一口茶,她说:“我的事儿告诉你了,你想说什么?”

“我知道谁一直在阴你家了,是金治熙,她想低价收购你家的公司然后在暗中给你们制造困境,让你们贷不来钱,也没人敢给你们做担保。”

欢颜点头,“我家人应该都能想到。”

杨氏集团。

已经很晚了,杨悦还在办公,助理将打听来的消息告诉杨悦,“总裁,不出你所料,欢年坐牢的事情果然是金总做的手笔。至于怎么做的,我们没有深入去查,不过她却以你女朋友的名义和不少名流贵人吃饭,让所有人不许帮助欢家。听说她还和上边的人搭上线了,现在,许多人都将金治熙当成你的未婚妻。我不知道是从哪里流出来的,但是一直有这句话。”

杨悦:“继续监视,保留证据。”

“是,可是总裁,你不处理么,万一麦穗知道了会不会误以为是你在锁死欢家的路,到时候和你闹起来怎么办?”

杨悦也想让她闹啊,欢家出事这么长时间了麦穗愣是一个电话都没有打。

户外萌萌哒小女生

他每天必看的手机,不停的给他发送好友申请,人家理都不理。

杨悦还能怎么样。

“下去吧。”

“哦,是。”

一场见面结束,欢颜开车到半路,心中忽然想起昨夜和今早的事情,她停下车说:“麦穗你在车上等我一会儿,我下去买点东西。”

秦笑笑说:“我不会开车,一会儿交警来了我开不了,你要买什么我给你买。”

欢颜打赌,如果她敢说避孕药,秦笑笑能捏死她。

“哦,感冒药,买不买都没事儿。”

她把车开走了,将秦笑笑送到了北徳医院她便回家。

秦笑笑上楼去看陈绝色。

……

最近,秦笑笑又瞄上了陈四家的女儿,她抱着陈绝色又想偷孩子了,她经常不在家,有时候去医院能到晚上八九点才离开。

秦风雅则趁着侄女儿不在家的间隙,他又晃荡到今朝醉里。

小弟们给他打招呼,“秦哥好,今儿又看上哪个妞儿了特意跑来了?”

“滚蛋,还敢调侃我。”

秦风雅坐在吧台处,他问调酒师,“秦哥的妞今晚来了没?”

调酒师双臂伸开看着秦风雅,“秦哥,人家姑娘也得有个歇息期吧。再说A市又不是只有咱一家酒吧,或许今晚你妞去别的酒吧了。”

经过他这么提醒,秦风雅觉得有这可能,他立刻叫来其中一个小弟,“小白,过来,哥交代你个事儿。”

小白问:“哥,啥事儿?”

秦风雅按着他肩膀说:“现在带个人和你一起去迷离夜色酒吧,只要见到秦哥的妞立刻通知我。”

“哥,你那个妞?”

秦风雅上手拍了下兄弟的帽子,“你记性还挺好啊,哥这么长时间就碰了一个妞。记住,看着她,别和人家引起冲突。迷离夜色的人要是去问你们,你们就老实说替秦哥把人去了。”

小白:“明白。”

交代完人,秦风雅的心才落地。

他喝着小酒儿,心里却在想欢颜的背影,他的嘴角露出痴汉的笑意。

调酒师将新一杯酒推给秦风雅,“秦哥这是瞧上欢家的小女了?”

秦风雅冲他笑的一脸得意,他手捂着酒杯转了个身子看着众人蹦跳兴奋的会场,他一口饮净手中的酒。“这个妞,哪儿不太一样。”

秦风雅吹着口哨坐在沙发上,曾经来者不拒的秦风雅如今身边坐了两位性感的女人,他却一把将二人推开:“找别人。”

他则在等着欢颜出现。

不一会儿,秦风雅的手机响了。

他一看是小白,于是接通,“喂,有信?”

“哥,你妞果然在迷离夜色。”

“等我!”

秦风雅起身出了酒吧门口随手揪着一个小弟,“去给哥开车。”

小弟嫌弃:“这会儿去当有良知的公民了不酒驾了?”

秦风雅说:“哥是因为手要抱妞,没第三只手开车。”

到了迷离夜色,欢颜已经喝了不少酒。

幸亏小白在一旁护着,没让其他的男人占她便宜。“哥,我们刚来她就在喝酒了。”

秦风雅点头示意,他知道了。

他坐在欢颜的身边,上手抬着她下巴让她看着自己,“小妞,认识我是谁么?”

欢颜说出气死人的话,“你?谁呀。”

她抬了下头,看着迷离夜色的房顶,在想,“很眼熟,但是想不起来。”

“你男人你都想不起来了。”

秦风雅上手抱着她,“跟我回咱自己的地盘儿。”

欢颜在秦风雅的怀中被公主抱着,她的长发飘散随着他走路的加快,头发也随着摇晃。

她闭着眼不反抗任由秦风雅将她抱回今朝醉。

穿过热闹的人群,调酒师见到了,他给秦风雅竖了个大拇指,“看来秦哥今晚又是不眠夜啊。”

秦风雅:“交代下去,谁都不许烦我。顺便再去找几个人在我家楼下保护我侄女儿。”

欢颜闭着眼睛已经睡着,她完美的错过了这句话。

若不然,她便可以早一点知道她把好友的叔叔给睡了。

重回她们那日的屋子,秦风雅将欢颜放下不起身就爬上去亲。

吻,将欢颜叫醒。

她看着那个男人,“是你了。”

“想起来了。”

欢颜说:“我还有一千块钱没花。”

“那就今晚。”

说完,秦风雅用自己多年的经验,让欢颜再一次变成了他身下的女人……

欢颜的理智提醒:“你没带东西。”

秦风雅的屋子没有过避孕套,这是他私人地盘,从不会带陌生女人进来,欢颜倒是第一个,为她算是破格。“这里没有,下次再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