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玉进入寿春皇宫之后,在他的寝宫内大大的舒了一口气。

刚才刘玉是很强势,可陈宫他们都是准备十分充分的,就等着自己说错一句话而不断地猛攻。刘玉刚才真的很担心自己说不过陈宫。也担心像杨彪那些老头有任何的损失。

那么的老家伙在场,太阳又那么大,要是死上几个,那整个神武朝廷都会因此而震荡不已。

朝中文武就会想着,这次因为刘玉才会让这些老臣有闪失的,就算是表面上不说,可暗地里总会嘀咕的。这又对朝廷的安稳产生不稳定的因素了。

好在这一切都过去了。刘玉算是比较完美地解决了陈宫他们之前的逼宫了。

“这事应该还没完!明日早朝,公台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得想个办法堵住这帮人的嘴!”刘玉开始盘算着明日的事情了。

刘玉陷入了沉思,李贵倒是十分识趣地走出去门外守候。

“公台带着这么多人过来,朕想要继续呆在寿春城都不行了。”刘玉心中不断地琢磨着。

刘玉想了很久,都没有想到有一个足够好的理由呆在寿春城,十分的苦恼。

为何豫州的战事都已经结束了,刘玉还不想回去洛阳呢?其实曹操之前就说过,刘玉拿下豫州之后,就会想利用现在的高昂军威,大举南下江东,像收拾曹操一样把孙策都给收拾了。关于这一点,曹操是劝说过刘玉的了。

神武皇帝刘玉他是听进去了,可他总觉得自己这边可以谋划一番,把所有的隐患给都给抚平了,那么就可以对豫州动兵了。

曹操也看出来刘玉的心思,他不再劝说刘玉。同样的,刘玉麾下的诸葛亮、司马懿、庞统、贾诩等人都是对这个知道的一清二楚。同时他们也知道现在刘军的情况很难预测。豫州继续恢复生产,百姓急需支援,一大堆的事情要处理。将士们士气是高涨,可损失也不小,需要时间整顿一番。江东的情况也不明朗,具体的情况不是很清楚。

小香风咖啡街头

几项因素加起来,诸葛亮他们就举得不能对江东轻举妄动。一个不好,牵一发而动全身。

刘玉不是不知道这一点,可是他总觉得自己要是再回到洛阳,下一次出来都不知道何年何月了。

陈宫他们都知道刘玉的习惯了,以后一定会用自己的生命来威胁刘玉的。刘玉想要再次走出洛阳就有点艰难,除非刘玉可以拿得出让整个朝廷都心服口服的理由来。谁也不敢拿大汉江山开玩笑啊。

所以刘玉极力想要在寿春城多呆一段时间。

就在刘玉苦思冥想之际,寝宫之外出现了刘协的身影。

“臣见过王爷!”李贵急忙给刘协行礼,心中不知刘协过来刘玉这里干嘛。

落入刘玉手中之后,刘协不再是天子了,但他好歹是刘玉的兄弟,所以李贵直接称呼刘协为王爷,这是符合礼仪的。

在把曹操给收了之后,刘玉就把刘协秘密地接进了寿春皇宫,依旧是刘协自己平时住的寝宫,一应的待遇和规格都是和之前一样。

刘协对刘玉有点感激,但今天他不是来感谢刘玉的,而是有事情和刘玉商量的。

“皇兄在么?”有李贵的地方,几乎就会有刘玉,所以刘协是明知故问了。

“陛下正在休息,臣立刻帮您通报,请稍等片刻!”要是其他人,李贵直接赶走,可刘协不同,刘玉在乎刘协,李贵不得不去通知刘玉。

刘协没有意见,他在这里等一下也是没有问题的。

李贵走了进来,发现刘玉还在沉思,于是轻声说道:“陛下,王爷求见。”

刘玉回过神来,一听是刘协前来,于是说道:“请他进来吧。”

李贵唯喏地一拱手,默默地退了下去。其实这样的刘玉才是李贵值得跟随的。刘玉重感情,就像是李贵这样的人,只要不是犯了不可饶恕的大错,一般不会置之死地。李贵都觉得自己的运气很好,跟对了人。

得到刘玉的回复,刘协就大步走了进来。

刘玉看到刘协前来,脸上微笑地说道:“你怎么来了?”

“在寝宫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做,就想到了一件事,所以想来和你商量一下。”刘协十分不客气地坐在了刘玉的对面。

李贵很快速地给刘玉和刘协各自倒了一杯茶水,然后侍候在一旁。

刘玉挥手让他出去,刘协想要和他商量事情,也不知道这事情能不能让其他人听到。

李贵很乖巧地出去了,顺手把门给关了,并亲自把守。天家之事,李贵不愿意去知道,知道了多,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好事。

“说吧,什么事?”刘玉喝了一杯茶后说道。

刘协直接说道:“皇兄,小弟希望皇宫向世人宣告,小弟及其家人都已经身亡。”

刘玉把茶杯给放下了,眼神充满疑惑地说道:“为何要如此?难道你觉得朕会对你不利?”

“不!皇兄绝对不会对吾不利。只是吾知道,吾要是一日存在这个世上,那么不单单是吾,还有吾的子女总有一天都会成为别人利用的工具。吾不想自己和子孙后代会有那么一天。而且吾也厌倦了勾心斗角,不想去到洛阳之后,还要日夜提防他人的算计。”刘协由衷地说道。

事实上,的确如同刘协想的一样。只要刘协存在世上一天,那么他就会陷入无数的算计之中,哪怕他自己不愿意也不行。

“这个你放心,朕可以保证没有一个人会找你和家人的麻烦。朕手中的刀剑,可不是吃素的。”刘玉说道。

刘协知道刘玉是一番好意,但事实告诉刘协,他不能任由刘玉的心思去做,于是恳求道:“皇兄,有些事情你比吾知道得多也清楚。吾如果不死,那些人都不会死心的。就算是皇兄和小弟之间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可后世子孙呢?皇兄,最是无情帝王家,不是每个皇帝都是皇兄你一样。”

“朕可以立下遗诏,后世子孙不得违逆!”刘玉坚定地说道。

刘协苦笑了,那种玩意过来几代人几乎就没有任何的制约能力,为了权力,哪个人会放过。刘协更加担忧的是自己的后人万一经受不住诱惑,在有心人的挑拨下铸成大错,那么刘协的香火就断了。刘协好歹是经历过无数勾心斗角,早就把这些事情给看透了。权力什么的,看起来诱人,实际上就是一把双刃剑,可以伤人也可以伤到自己。天子的御座,很多人都期盼地坐上去。可一旦做了皇帝,这天下苍生的重担就直接扛在身上,半刻都不能松一口气啊。

“皇兄,你觉得遗诏这东西,能够起到什么作用?”刘协反问刘玉了。

刘玉知道遗诏说得好听就是一个摆设,究竟能够有多大的作用就看后世子孙的心情了。而刘玉同时也清楚,这个世上没有一直存在的帝国,大汉在他的手里现在是焕发了生机,可若干年后是什么情况他也不轻的。

“要是向天下宣告你和家人全死了。那朕的名声就完蛋了。后世青史都不知道要如何说朕,你总不能只为自己考虑啊。”刘玉无奈地说道。

从刘玉的语气中,刘协就知道刘玉有点松口了,他需要再加多一把火。

“皇宫,你说一些野心家,是不是就在等着吾的死讯传开啊?”刘协抓住了一点。

刘玉灵机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但不很清楚,于是问道:“你是说?”

刘协直接说道:“天下目前能够给皇兄制造麻烦的,只有益州的刘备、江东的孙策。他们二人现在巴不得吾死在皇兄的手上,那么他们就可以在他们的领地之中把皇兄暴君的名头给落实下去,巩固了他们抵抗皇兄的名义。这是对皇兄不利的地方。”

刘玉眯着眼睛,他知道刘协还有话要说下去,示意他继续。

刘协继续说道:“但有一个巨大的好处,皇兄是不知道的。刘备和孙策两人现在靠的就是当地的世家大族,这些人是什么德行,吾早已领教过了。要是吾死在皇兄的手中,那些世家大族会怎么想?为了皇权,连亲弟弟都杀。要是这些世家继续帮助孙策和刘备,皇兄是不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呢?即便他们是身不由己,也不会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那么日后皇兄想要平定此二人,就轻松多了。”

这么多年来,刘协已经今非昔比,把人心的丑陋,特别是世家的丑陋了解透彻了。言下之意,就是让这些世家大族胆战心惊,让他们不敢倾尽全力帮助刘备和孙策,多余的话,刘协就不用说了。

“听你这么说,似乎有点道理。”刘玉默默地点头。

刘协紧接着说道:“所以,此事一成。小弟我就可以带着家人过上闲云野鹤的生活,逍遥自在,而皇兄你则是可以威震天下,何乐而不为之?想一想嘛?”

什么谬论,刘玉真想骂一下刘协。自己逍遥快活,别人却要背黑锅,小算盘算得真好。但是刘协最后说的调皮话却让刘玉感到一种莫名的舒心。

刘协不断地查看着刘玉的神情变化,看不出什么东西来,试探地问道:“皇兄,你觉得如何?”

如何?刘玉是不想按照刘协说的去做,只是刘协说的也很有道理。本来刘玉已经想好了如何安置刘协,给予刘协如同天子一般的待遇。现在的话,刘玉觉得自己轻率了。

“朕很想回到当年啊。你我还是小的时候。可惜,时光不饶人。”刘玉感慨地说道。

听到这话,刘协就知道刘玉已答应了。刘协心中也是有点伤感的,当年他们二人感情是多么的好,最后却变成这个样子。好在刘玉和刘协心中都保留着那一段记忆,才会让他们二人还能保持着情谊。

刘玉从回忆中出来,问道:“你有什么打算么?”

“吾想带着一家子到一个安静的地方,没有任何人打扰,好好地过上一辈子。还有就是,吾准备悬壶济世!”刘协充满希冀地说道。

刘玉也想起来了刘协自己闲着没事就搞一些药材和药书之类的,还做的有膜有样,看来他是早就做了准备。

“你小子真的不错。还知道未雨绸缪。就是不知道你悬壶济世啊,还是庸医害人?触犯了大汉律法,到时候可别怪朕不给面子。”刘玉开玩笑地说道。

“吾自信自己可以靠此养家糊口!”刘协对自己的医术很有信心,一般的病症在他的手中是不会有什么出现错误的。

刘玉信了他就有鬼了。刘协想的就如同后世的自主创业一样,是需要很大的风险的。

要是刘协啥是一个银样镴枪头,自己饿死就算了,还要连累妻儿。

刘玉想了一下,说道:“既然如此,朕就答应你吧。赐你五百金。再给你一百亩田地,房屋一座。不过朕不给你跑远的,你就山阳居住吧,免得发生了什么事,朕想救你都来不及。”

在历史上,刘协禅位给曹丕之后,就封为了山阳公,封地山阳。而刘协在山阳啥事不干,只是埋头专研医术,还真的被他搞出一些名堂出来。

刘玉觉得山阳应该是刘协的福地,就指定让他在那里居住了。

“臣弟谢陛下恩典!”刘协倒是无所谓,去哪里都行,只要不被人继续当成傀儡和利用就行。

同时刘协也知道自己日后只能在山阳安安稳稳地生活了,估计刘玉时刻都会派人监视的。至于五百金和房屋田地,刘协觉得刘玉一定担心自己养不活家人才给的赏赐,这些东西对刘协来说可有可无,但不收下就有点浪费了。

“你回去好好准备一下,朕会安排好的。”刘玉挥手让刘协回去了。

刘协感激地行了礼,如果不是出生在帝王之家,或许他们不用这样的。

刘玉的神情有点落寞,这九五之尊,果然是孤家寡人才可以做的。

“或许这才是最好的结果。嗨,勉强没幸福的!”刘玉感慨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