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峰已经被彻底震撼住了。

“前辈,那您现在的修为究竟到了什么地步?”

赢天说道:

“我跟说只是个境界罢了,对没有任何好处,等真正的领悟到了场的阵地,能够看到,这天地便是一张大网之时,就懂得了。”

魏峰一听更加崇拜了起来,说道:

“赢天先生,那今天晚辈可就要跟不醉不归了。”

赢天畅快的大笑了起来,说道:

“好啊,那我们就一醉方休。”

魏峰知道了他的身份,但是却依然能够说出一起去喝酒的话来。

并未有出现不胜惶恐的态度,其实已经非常难得了。

十几分钟后,魏峰和赢天就到了旧金山市区,找了一家酒吧,车好车子,两人下车。

这家酒吧属于美式风格,重金属音乐,震荡着人的耳膜。

紫色梦幻空间里的小美女

舞池之中,扭动着外国美女,穿着性感妩媚动人。

两人找了个座位,要了两杯冰镇啤酒。

趁着这个空挡,魏峰问道:

“前辈,不知道您以前一直是不是都在灵域之中?”

赢天说道:

“当然不是了,我其实只是偶尔来到灵域一趟。”

“我马上就要去一个十分遥远的地方了,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

“或许,等我再次回来的时候,一切已经物是人非,灵域对我帮助很大,所以离开前,我要再来看看。”

魏峰笑了笑,说道:

“这就叫故地重游。”

“呵呵,不错。”

不过,魏峰又有些疑惑了。

“但是,前辈,您为什么要现身找我一个小人物呢。”

赢天淡淡的一笑,说道:

“我之前说过,看人要看气,身上的气,直冲云霄,又有气运加身,别人或许看不出来,可是我却能看到。”

“所以,我便被吸引过来了。”

“我的本意也不是多么复杂,到了我们这个岁数结交一两个好友,也算是一件快事。”

魏峰没想到,赢天前辈竟然要跟自己交朋友,他急忙说道:

“能成为您的朋友,那可是我上辈子的福气啊。”

魏峰这马匹拍的也是没谁了。

谁说魏峰不会拍马屁,只是不想拍罢了。

赢天摇头一笑,说道:

“我不需要说这些话,什么上辈子的福气,交朋友嘛,讲究个平等,这么说话可就没意思了。”

魏峰呵呵一笑,也不怯场,大大咧咧的说道:

“那晚辈说错话了,可别忘心里去。”

人家嘴上这么说,但是能当真吗?

当然不能。

既然平辈伦教,魏峰一把搂着赢天的肩膀,称兄道弟,啤酒不干了,就探脑瓜崩。

这才叫平等论交呢,但是魏峰要是真的敢这么做,估计赢天不得杀了他啊。

就在这时,一个美女服务员端着啤酒走了过来。

女人是个外国妞,年纪不大,身材前凸后翘的,穿着皮裤,小蛮腰露出来,十分勾人。

她诱惑的一笑,说道:

“先生,们的啤酒到了。”

这小妞一看就未成年,魏峰笑了笑说道:

“不会还在上学吧。”

那个小妞扭着翘臀说道:

“那有什么,我还在上学,对于们来说不是更有感觉吗?”

说着话,她看着赢天说道:

“先生,能让我坐在身边吗?”

魏峰不免有些郁闷,以前来酒吧,他可都是最闪耀的崽啊。

没想到,今天却吃瘪了,人家小妞看上的是赢天前辈。

不过,赢天的确有一种中年男人独特的魅力。

只是,赢天却微微一笑,说了一句:“不行。”

那小妞感觉很意外,因为在酒吧里的男人,几乎都是为了猎艳。

像她这么年轻,长得漂亮身材还好看的女孩子,可是很受欢迎的。

几乎没有人会拒绝她。

很快,赢天就给出了答案。

“还是孩子,回家去吧,不要在这种地方。”

那小妞最不喜欢家长式的管教了,故意撒娇卖萌说道:

“先生,看我小,可实际上我不小了哦,不信来摸摸嘛。”

说着话,就抓住赢天的手要他摸自己的上围。

魏峰不由得一阵赞叹,现在的小女孩,胆子也太大了吧。

只是,赢天却将手给抽了回来,说道:

“要是再不回家,我这就报警。”

未成年人是不能出入这种场合的。

一听到这话,那小妞的脸色一下就变了,说了句脑子有病,转身就走了。

魏峰呵呵一笑,说道:

“前辈好定了,我敬您一杯。”

魏峰举起就被,赢天也不见外,一饮而尽。

“倒不是定力好,只是,我也有女儿,将心比心,我不可能去接触这般大的小姑娘。”

魏峰顿时诧异了起来。

“您说,您有个女儿?”

这时,魏峰的打蛇随棍上的本事再次显现了出来。

“那我要是做您女婿,您看成不?”

赢天忍不住一笑,说道:

“若是做女婿,还是有那么一点资格的,只是,我女儿可不会嫁给。”

“这又是为什么啊?”

赢天如实说道:

“一生注定不平凡,做的女人,会很累的。”

“见我如此风光,可是却不知道我妻子所受的苦难,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多少时间陪着他。”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虽说修炼是为了永远的超脱。

但是修炼到何种境界,才能真正的超脱呢?

魏峰不由得点点头,说起家事,他就不便细问了,那是不礼貌的。

“对了,前辈,您这次要去什么地方,能说一下吗?”

赢天微微一愣,似乎在犹豫该怎么说,最后,他说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去哪里,走到哪算哪吧。”

这话就很奇怪了,让魏峰有些摸不着头脑。

“那您为什么不带着您妻子和女儿一起呢?”

赢天有些失笑了起来。

“罢了,现在的境界,还不能够理解我的所作所为,讲了也不清楚。”

魏峰还在用俗世的想法揣度那等强者。

可实际上,这等强者每一步,都是有所谋划的,而且他不可能跟魏峰说的那么详细。

魏峰有些无语了起来,敢自诩聪明过人,可是怎么在赢天面前,自己就跟蠢蛋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