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我愿意陪一起跨过难关,但是我不愿意我女儿受任何委屈。老欢,我告诉,今日不给我女儿一个公道,这日子咱俩也别过了。”

“闹什么闹,我女儿怎么要公道了?”

“呵,儿子啊,那老二儿子拉着欢颜去相亲知道对象是谁么?曾经派人打过的严家,曾经羞辱过我的严家,就那个孙女都有了的严家。知道儿子让欢颜去干吗么,嫁给他!老欢,我和我女儿对可真是掏心窝子的亲,给我们的财产总共才一亿多点,公司的股份我们没有一点,如今欢颜为了,为了公司为了家她直接扔出去了一亿多,的几个儿子呢?啊!”

欢老爷子气的眼神瞪直,他咬紧牙关,上了年纪嘴角的肉都拉着让他看起来更加的严肃。

就算商业联姻,也轮不到他们几个小子去嚯女儿的幸福。

欢老爷子不计较妻子的一巴掌,他拿出手机,一个个的打电话,“回家,开会。”

半个小时后,欢家的沙发上坐着欢老爷子的几个儿子,欢年还在公司忙碌,衣服还是白天的衬衣和西裤,回家时他的裤子和后背处还有褶皱,这是凳子坐久了就会产生的印子。

他的眼白产生红血丝,即使在家里的沙发上坐着,却忙碌的一直在打电话。

欢家最小的儿子,也在公司帮助大哥,他做的是辅助的工作,和欢年相互配合。

欢家的其他儿子,除了刚到家的欢家老二身上有酒气,剩下的都是睡容,还打着哈欠。

“爸,叫我们回来做什么?”欢年问。

欢老爷子冷眼扫过面前的儿子们,“我听说,欢颜今天去相亲了。”

尖尖脸青春少女阳光可爱街拍照

欢家老二瞬间酒劲儿清醒,他坐直不敢说话。

“谁了,自己站出来。”

屋子里欢家老三不敢抬头,心中想着谁敢早他一步带着欢颜去相亲。

“站出来。”

欢家老二站起来,“爸,是我了。”

几人都看着他,欢家老二说:“我给她寻得是好亲事,那家人有钱,上头还有人,欢颜跟着他不吃亏。”

“让妹妹去当人家的奶奶么?”欢老爷子气的抬手就甩了他一巴掌,“打死个畜生,我们家就欢颜一个女儿,们就这一个妹妹,她都没资格进公司和们挣了,这次的事情们竟然能牵扯上她。她把她的钱都用在了公司上,一门心思想让们过好,呢,摸摸的良心,狗吃了。”

欢老爷子气的大吼,他的血压蹭的升高。

欢家老二仗着喝了些酒,脑子不清的就开始说,“爸,她妈当时不也二十多岁风骚嫁给了么,怎么让她嫁就委屈了,我当哥我会害死她么。”

“啪”又一巴掌。

沙发上的欢夫人不说话,谁都知道她在忍。

“她妈是什么样的,她女儿就会是什么样。别以为欢颜多干净,人严家能看上她是她的福气。今天她给人家惹怒,知道我废了多大的劲儿才把严家哄好。们都不知道我为了什么,我就想让他们帮助我们家,我大哥在公司打电话打电话,到现在借出来一分钱没有?小弟查财务,查出什么没有。只有我一直的为公司跑。说我呢,怎么不说老三啊,他还准备把妹妹嫁给一个出轨成性家暴快把人打死的银行高管。”

欢老爷子看向老三儿子问:“是不是真的?”

“……爸,我都是为了公司好,为了大家都好。牺牲妹妹一个人,造福全家多好的事儿。”

一旁的欢家小弟握紧拳头对着身边三哥的脸猛的锤了一拳,“抱歉,没忍住。”

他是欢家四房唯一的儿子,叫欢生。出国学习回来便进入公司帮忙,他平常人比较冷,和谁都不多接触,对唯一的妹妹也不多说话。

在公司,上级是欢年,他只听从上级的命令,关系说不上多好,但好在为人真诚。

家中出事,他的哥哥们竟然出此损招,他实在看不下去了。

“无能的人才会想用女人来解决办法。”欢生道。

欢年在公司忙了一天,借来的钱杯水车薪。

但卖妹妹绝不是他能办出来的事情,欢年在沙发上垂着头说:“卖了妹妹,以后我们的富贵生活都是踩这她的血得来的。”

屋子里没人说话,欢老爷子看着老大的人。

欢年又说:“我宁可坐牢,也不会让妹妹为了公司而嫁人。她二十一岁,大学没毕业,即使是普通家庭,她也算是个孩子是个学生。妹妹有这么多的哥哥们,我们没能力保护好她是我们没本事,们不反思就罢了,为何要害了妹妹呢。”

欢年颓废的躺在沙发上,闭眼说:“爸,把公司的法人换了吧。我年轻进去几年出来还年轻,今日这事儿,咱家以后都别说了。家里的房子是的,谁也不许动。我们几个,有能力了过好日子,没能力饿死算了。”

他去坐牢,这是他身为大哥能为这个家做的事情。

欢老爷子质问;“这么快就妥协了么?老子我当初创业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就这一次小小的财务危机们就想分家产低头妥协,如果要坐牢,我们为什么要凑钱把给捞出来。”

欢年的脾气也上来了,“爸,说现在还能怎么办?真的把欢颜卖了么?”

屋子里再次陷入沉默。

坐在楼梯处的欢颜抱着栏杆泪止不住的流。

客厅,欢夫人缓缓开口,“今天叫们回来,不是来听们父子间争吵的,我是为了替我女儿评理。要吵给我滚出去吵。”

欢家老二指着欢颜母亲骂道:“哪儿有脸在这里让我们滚出去。”

欢夫人不怒反而站起来看着丈夫,“老欢,今日给两条选择,一:二儿子和三儿子滚出欢家族谱。二:我们离婚,我带着我女儿走。选择。”

客厅的嚣张气息楼上的欢颜都感受到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两难让她脆弱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