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曾明悦醒过来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了。

一夜过去。

她眨了眨眼,往四周看了一眼,神情茫然了一瞬,接着面色焦虑。

而傅嘉贝正在连通的房间来看文件,蓦然就听里间 传来一声响。

他迅速的站起身,迈步进了里边的病房。

就见曾明悦有些无措的站在床边,而本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果篮被打翻在地,水果滚落了一地。

“你在干什么?”

傅嘉贝挑眉。

曾明悦眼眶有点红,站在滚动的水果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迷茫又无助。

听到声音,她猛然抬起头来,看到他的一瞬间,她的脸上绽放出巨大的惊喜。

她赤足就向着他冲了过来,结果一脚踩在了一个苹果上,惊呼一声就扑倒而下。

傅嘉贝迈了一大步,轻松的将人接在了怀里。

小阳光小清新美女户外写真

“怎么光着脚。”

他说着手臂一抬弯腰将人抱了起来,迈步送回了床上。

曾明悦安静的坐在床上,目光灼灼的盯着傅嘉贝看。

“怎么这么看着我?”傅嘉贝倒是被她盯视的有些顶不住,轻勾唇角。

“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

曾明悦拉着傅嘉贝的西装外套,轻声说道。

天知道,刚刚她醒过来没看到他,心里有多么的兵荒马乱。

“呵,我可不像某人那么不靠谱,外加没良心。”

傅嘉贝闻言挑眉,调侃的说道。

曾明悦想了想,好像自从两个人在一起,傅嘉贝确实是从来没有迟到放她鸽子,轻易放手,或者因为任何原因失言。

反倒是她自己,每每出现各种状况。

她脸颊不觉一红,呐呐的道,“其实我不是个作妖的女朋友。”

她说着有些心虚的眨了眨眼。

傅嘉贝却揉了揉她的头,“嗯,你不是。就就是也没关系,自己找的女朋友,哭着也要忍下去。”

曾明悦的脸色顿时更红了,攥着西装外套的手捏成小拳头,轻轻打了傅嘉贝两下。

这样撒娇的小动作倒让傅嘉贝眸底笑意愈深,知道她是不好意思了,他拍了拍曾明悦的背。

“你应该饿了吧,我让人送早餐过来。”

他说着转身要去吩咐,手臂却被曾明悦给拉住了。

傅嘉贝回头,就见曾明悦神情微冷。

“吴峥言那个畜生……”

曾明悦想到吴峥言对自己的欺骗,还有他之前想要对她做的事情,心里便一阵阵憎恨。

“我们不谈他,影响心情,你安心养伤,他的事情交给我。”

傅嘉贝摸了摸曾明悦的脑袋,曾明悦仰头看着他,眼眶微微发热。

她乖巧的点了点头,冲着傅嘉贝灿烂一笑。

“好。我觉得好饿哦,感觉能吃下一头牛!”

曾明悦说着摸了摸饿扁的肚皮,可怜兮兮的冲傅嘉贝眨眼睛。

这确定是撒娇无疑了。

傅嘉贝凝眸看她两眼,才抬手敲她额头一下。

“饿也不能多吃。”

他说着转身出去,留下曾明悦坐在床上,捂着额头却笑弯了眼。

只是她笑着笑着,眼泪却掉下来,忙低头遮掩擦拭掉。

曾明悦,你可真傻啊,这样好的男人,你是怎么舍得放手的。

傅嘉贝果然说到做到,没让曾明悦多吃。

并且给她准备的早餐非常的清淡,连点肉沫都没见到,冲了七分饱就被撤走了。

曾明悦这些天心情不好,食欲不振,吃的很少,如今心情豁然开朗,就觉得肚皮一直抗议。

吃个半饱,难受的要命,她怀疑傅嘉贝是不是还没有消气,故意折磨她。

“我就再吃一小碗汤……”

眼巴巴的看着被撤走的早餐,曾明悦拉着傅嘉贝的手道。

“不行。”

傅嘉贝果断拒绝。

“你看,我的脸都瘦了。”

曾明悦拉了傅嘉贝的手,让他摸自己尖削的下巴。

曾明悦本来是有一点点婴儿肥的鹅蛋脸,这才没多久,已经快成锥子脸了。

傅嘉贝其实也瘦了不少,摸着她憔悴的脸蛋,心疼的同时,好像又有一点点古怪的满足。

“不行。”不过他还是再度拒绝了她。

医生说曾明悦身体受损,脾胃虚弱,最好慢慢的恢复。

他严格遵守医嘱。

撒娇失败,曾明悦苦了苦脸,不过心里却依旧甜丝丝的。

她倾身过来,靠

在傅嘉贝的肩膀上,才来得及问他。

“对了,你怎么会过来找我?”

若非是他找了过来,曾明悦不敢想象自己现在怎么样了。

她忍不住后怕的打了个哆嗦,傅嘉贝察觉到了将她拉进了怀里。

他抱着她方道,“我查到了你和曾长冬在咖啡厅见面的事情。”

听他说起这个,曾明悦的身子一僵,她沉默了下来。

傅嘉贝一时间也没有说话,病房里显得格外安静。

良久,曾明悦才抠着傅嘉贝胸前的衬衣扣子道,“万一……我真的有遗传病。”

傅嘉贝低头看了她一眼,微微挑眉,“又想分手了?”

曾明悦接触到他幽深似隐藏锋利的眼眸,顿时将头摇的拨浪鼓一样。

“没有,我这次反正缠上你了,谁叫你那么倒霉,遇到我,还答应当我男朋友呢,反正你要跟我有难同当!”

曾明悦说着抱紧了傅嘉贝的腰。

傅嘉贝这才低头亲了亲她的发顶,“别担心,没事。”

就算是真有精神病遗传又如何,这种病如果不是受到刺激过大,一般也不能触发。

大不了他以后都让着她,不和她争吵,保护好她,不让她受到任何的刺激。

“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帝都?你能陪我去曾家一趟吗?”

曾明悦却揪着傅嘉贝的衣衫道。

逃避并不是办法,她之前因为骤然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都垮了,根本就没好好确定。

现在她想要再确定一次,曾长冬到底是不是在说谎在骗她,她要弄个清清楚楚。

“好。”wavv

傅嘉贝揉了揉曾明悦的头发。

他神情微冷,目光冷锐。

如果这件事是曾长冬做的骗局,他会让曾家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