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玫瑰城堡的贵族,和白银大陆其他九大家族的贵族们,他们不得不修建自己的城堡,加固自己的城堡。

这些白银大陆的贵族们

,他们面对那个大唐军队的进逼,他们只能够对那个大唐的移民和自己治理下的百姓横征暴敛,他们希望靠着自己的包税人,将那个大唐移民,和那个白银大陆的百姓盘剥干净。

那个佘冰冰,让自己的旗下的那些小商人去打探那个白银大陆贵族的消息。

在那个白银大陆的巨石城,那些贵族们看着那些包税人,甚至他们的门房百般刁难那个白银大陆的贵族们。

其实,有许多大唐移民,他们会到那个玫瑰城堡,或者其他地方讨生活,但是这些人他们只要到那个玫瑰城堡,或者任何白银大陆的贵族们所控制的地方,他们就会被侮辱,和欺负。

在那些地方,大唐移民们他们这些人再也受不到那个汤章威他们提供的公平的对待。

那些佘冰冰派出去的商人,起初他们信心百倍的来到了那个玫瑰城堡,因为他们一向和那个所有的官吏都能够平等的交流,所以他们以为在玫瑰城堡里也能够如此。

可是,让他们吃惊的是,没有任何玫瑰城堡里的人会那样想。

在这些玫瑰城堡的贵族和仆人眼中,那个从大唐本土来的移民他们都是肥羊,所以那些玫瑰城堡的包税人就毫不犹豫的对他们下手了。

那个佘冰冰的部下,他们在黄金大陆也好,在那个大唐的海外行省

也好,只要他们小心行事,就没有因为别的事情而被人坑害。

清爽萧雨纯真迷人

可是,那个玫瑰城堡的人不同,他们对那个大唐的商人,或者说任何可能敲诈到的人都虎视眈眈。

那个佘冰冰的下属,他们一心想找那个汤章威的手下,搞到一笔大买卖。

可是,那个晏永春,他是一个聪明人,他知道那个神秘的玫瑰城堡里,可能会有大买卖,所以他主动去那里找机会。

在那个玫瑰城堡里,包税人蔡田光盯着那个前来纳税的人。蔡田光觉得晏永春是一个肥羊,可以好好的敲打敲打,所以他就将晏永春留了下来,问了许多问题。

可是,那个蔡田光的门房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这个家伙从来就是想方设法敲诈红包的。

那个门房他有点小关系,所以这个家伙虽然年纪偏大,可是那个蔡田光也不敢怠慢他。

这个人是宫薛承的心腹耿薛的小弟,因此那个耿青霞的丈夫阮战鼓就成为了蔡田光的门房。

那个晏永春是驾驶着马车进来那个蔡田光的院子的,这个老家伙十分之坏,当那个晏永春刚刚进来那个院子里的时候,他就说我要关门了。

晏永春说:“我知道了。”

可是,当这个老家伙耿战鼓虽然是一个门房,但是这个老东西确实有点狗仗人势,他十分嚣张,先是将那个院子们锁上,让那个晏永春无法驾车离去,等到那个晏永春不得不第二天来取车的时候,这个老家伙居然用铜锁将车轮子锁上了,

那个耿战鼓还愤愤不平,他居然觉得那个晏永春害了自己,欺负了自己。

耿战鼓让那个和自己一起守夜的门房,不要轻易将锁打开。

不过,那个看门人展迪隋他知道,如果将那个开车人,或者驾车人欺负狠了,他们的小命难保。

在那个玫瑰城堡里,这些有芝麻大小权力的看门人,一个个牛得不得了,他们似乎觉得天底下自己最大,其实他们狗屁不是。

那个袁磊行,也带着自己的部下,到了那个玫瑰城堡,帮助那个唐昭宗采购物资,和那个玫瑰城堡的贵族们联络,看看有没有可能对付那个杨蒙蒙,或者联合他们对付汤章威。

那个玫瑰城堡的贵族们,他们规定,那个大唐的百姓,或者商人,进入玫瑰城堡之后,就必须主动缴纳人头税。

那个大唐移民,或者想采购那个白银大陆的银矿出产的银锭,或者玫瑰城堡附近粮食的大唐百姓,以及那个想采购玫瑰城堡矿场出产的宝石,或者其他东西大唐移民,他们也必须到这里来做交税,然后才能生意。

所以,那个玫瑰城堡的贵族们,他们就靠着那个包税人,给自己弄了不少钱。

那个玫瑰城堡的包税人蔡田光,以及那个他的门房也因此膨胀起来了。

不过,他们这些人也因此得罪了不少不该得罪的人。

当那个黄灵玉他们看着那个蔡田光的门房,都能够刁难百姓的时候,这些人他们就想杀了这些混蛋为大唐百姓出气。

袁磊行的小弟,和他的手下,他们到那个蔡田光那里办事,没有一件事是顺利的,所以袁磊行就想砍了他。

袁磊行看到那个晏永春被那个门房所欺辱,他就直接过来说:“那个玫瑰城堡的包税人,他们实在是太猖狂了,他们的门房都比大唐的官僚还牛。”

晏永春说:“我们这些小百姓,面对他们的刁难,只能忍气吞声,这些人他们不断的找我们的麻烦。只要我们这些人,有了机会,我们一定要将这些人碎尸万段。”

宫薛山这个时候,他过来,他说:“你们这些大唐人,只会说大话,那个门房是宫薛承的心腹耿薛的人,你们敢砍了他吗?”

袁磊行说:“我有何不敢?”

宫薛山说:“那好,你砍了他,我帮你出气,不要你赔偿。”

那个袁磊行手拿砍刀正准备出手,那个宫薛承的心腹潘阿星过来了,他手握宝剑说:“你们这些人,为什么要和我们这些人作对,我们包税人的门房就是再牛,你们也只能够忍着,你们要是听了那个玫瑰城堡二公子的挑唆,那么你们性命就危险了。”

宫薛承也亲自过来了,他对宫薛山说:“二弟,你为什么不去对付那个汤章威部下白无敌的白袍骑兵,却在这个玫瑰城堡里晃荡,和我的包税人过不去?”

宫薛山一拱手,说:“我先带人撤走了。”

晏永春记住了那个玫瑰城堡的这些大人物,他知道如果那个玫瑰城堡的包税人,继续这样嚣张下去,那么他们的灭亡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