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着这个功夫,陈文泽和貂皮男也算是互相有了一个基本上的认识。貂皮男名叫刘元,今年三十一岁,在承山市有两家小卖部…

至于陈文泽的消息,刘元也只知道一个名字和他如今还在读书。

“原来你和向警官是高中同学啊?”刘元显得更加热情了,这年头亲戚没朋友好使,朋友没同学重要,同学还比不上战友,算起来的话陈文泽和向飞的关系其实已经很近了,刘元自然是喜出望外!

“刘哥,恐怕你得失望了。”陈文泽微微一笑,他自然知道此刻的刘元心里在想什么,索性直接就是把这条路给堵的死死的。

“我和向飞虽然是同学,但是之前在学校里我们两个还是情敌。”

“我泡了我们学校当时的校花,向飞对我一直耿耿于怀…”

刘元的脸马上就是变的通红无比,陈文泽这么一说他自然就知道自己的算盘恐怕要落空了,可同时对于陈文泽他也是非常的佩服。

自己就是上来寒暄几句,人家马上就是猜到了自己的来意。

否则的话,陈文泽又何必与自己讲他和向飞之间的过节。人家这是隐晦的提醒自己,想和向飞套近乎的话,就不要在他身上下功夫了!

之前陈文泽已经说了,如今他还在读大四,属于实习阶段,但是却并没有告诉刘元自己在哪里读书。可就通过刚刚这一手,刘元就知道陈文泽不简单,能马上洞悉自己心思的人又怎么可能简单得了。

“兄弟,你这么说就见外了。”刘元也是聪明人,做生意就得和气生财,广交八方朋友,这个道理刘元一直是非常认可的。就算陈文泽和向飞之前有冲突,但这也并不能影响到什么。

“向警官这个人是个好人,但是脾气太冲了。”刘元放心的感慨了起来,既然陈文泽和向飞之前有摩擦,那自然就不会随随便便的把自己的话告诉向飞,因为这完没有任何的必要嘛。

粉裙女郎的私生活时光

陈文泽笑了笑没说话,背后评价别人的事情陈文泽从来都不屑去做,也从来没有做过。

“陈先生,其实我刚刚就看到您了。”刘元忽然话锋一转,看着陈文泽压低声音缓缓说道:“您来这儿转了这么久,可连个购物车也没有拿,更是什么东西也没有买。”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也是做副食零售生意的吧?就算你自己不做,家里肯定也是干这个的。今天你过来的目的是不是和我一样,来这里踩踩点,看看他们王朝的定价和运营模式?”

陈文泽哭笑不得,这个刘元倒是有些意思啊,如果他知道自己才是这里最大的老板,不知道刘元会作何感想。

“嗯,我是来了解了解的。”陈文泽笑着点了点头。

“兄弟,我和你说,你这么做肯定是不行的!”

见陈文泽点头“承认”,刘元马上严肃的提醒道:“你得向我学习,起码得拿个推车买些东西,要不然的话太扎眼了。”

刘元一副我很有经验的样子提醒陈文泽应该怎么来同行这里踩点,似乎然忘记了陈文泽也算是他的同行之一。刘元的热情让陈文泽一阵无语,自己拿个购物车,那待会儿结账还是不结账?

“兄弟,咱们这一行别看简单,其实道道也深着呢。”刘元一副老大哥的模样对陈文泽循循教导,“如今的王朝就算是咱们市行业的标杆了,多来和他们学习学习肯定是没有坏处的。”

“但是很多东西也不能完照搬,人家王朝开的盘子大,很多事情都玩的开,就算是贴钱卖一部分东西吸引客户,也能从别的商品中把这个损失给弥补回来。”

“再加上像王朝这样的公司拿货肯定要比我们便宜,你可千万别和人家打什么价格战,咱们赔不起的…”

陈文泽不断的点头,同时对刘元这个人更加好奇了!

有一点刘元说的没错,不管是如今的王朝还是后世很多的超市,往往会就一款产品打折促销,甚至是赔着本、贴钱去卖。

这个时候有人就会问了,难不成超市的营销部门傻了不成,不赚钱也就算了,怎么还可能贴钱。可你如果真的去了解的话,人家的这款产品卖的还真比进价都低。

至于其他外面的那些小超市,加上利润的话在价格方面那就更没有任何的优势了。

共和国有句老话叫买的没有卖的精,人家既然肯卖给你,那就一定不会让自己赔钱。就像之前说的这种情况有没有存在,确实有,而且很多,但是人家超市真的会亏钱么?

其实这也算是商家的一个营销套路,很多商家会故意找出一些利润薄但是却处处都可以买到商品,然后把这个商品小范围的调价,最后不赚钱甚至是贴个几分钱去限量卖。

如此一来,店铺的名声自然而然的就打出去了,大家会纷纷因为一种或者是两种商品价格便宜,觉得这家店就是物美价廉的…

但是一款产品单价便宜,就真的意味着所有商品的单价都便宜?

醒醒吧,真如果样样产品都贴钱卖给你,商人做的也就不是生意了,那叫慈善。

每个人来超市都不会只买一样东西,你在买了特价产品的同时是不是就把其他需要的东西也一起买了?注意,这里才是踩雷的地方,商家的利润百分之八十就是来源于此…

这一点在后世的某辉大型国连锁超市上得到了充分的印证,不光他们一家这么玩,国所有的连锁超市几乎都是如此!

包括,现在的王朝购物广场,其实也走了一部分这个策略。

而且,这个策略还是陈文泽亲自定下来的。当然了,王朝购物广场略高的产品并不在超市,而是集中在男女服装区。

但是陈文泽没想到的是,这个在21世纪被应用最多的营销手段,竟然如今就被刘元给分析了个清清楚楚。看着面前的刘元,陈文泽双眸中的神色也是越来越凝重。

这个人绝对算得上是一个经商的人才了,能在90年代自己琢磨明白这些,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